首頁 政經|職場 歷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會|娛樂 健康|生活 家庭醫學 云上文章 原創 好貨精選

俄羅斯把“寶”押在了伊朗一邊?

(來源:網站編輯 2018-12-22 12:28)

文章正文

   2月4日,俄羅斯國防部發布消息稱,多架俄羅斯軍用飛機對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的反對派“解放敘利亞聯盟”控制區展開了新一輪打擊,炸死至少30名武裝分子。同時俄國防部也證實了一天前被“解放敘利亞聯盟”擊落的一架俄“蘇-25”戰機飛行員已死亡。看到這則消息,我就想到了這期專欄的題目。 
  我在今年第6期《三聯生活周刊》里題為“埃爾多安的‘解決方案’可行嗎?”的專欄中,提出了美國在敘的主要對手是伊朗及敘阿薩德政府的觀點。這一觀點,被2月2日美防長警告敘政府軍“使用化武”將遭到打擊和美政府發出對黎巴嫩真主黨發出的制裁兩則消息所證實。但在專欄中并沒太多提及俄羅斯的情況。作為“補遺”,我再談一下俄羅斯在敘戰場上的情況。事實上,在俄主導的“索契敘全國對話大會”前后,俄軍戰機就一直配合敘軍和伊朗支持什葉派武裝和黎巴嫩真主黨在敘西北部作戰。而作戰戰場上的一些細節,也許與這期專欄的標題有關。 
  簡單說,在“索契敘全國對話大會”前一周,敘政府軍和伊朗支持的武裝已在俄戰機的配合下奪取了伊德利卜省東部由HTS控制的阿布杜胡爾機場(Abu Duhur)。隨后敘政府軍和伊朗支持的武裝分別從南、北兩個方向一直向西進攻。在“索契敘全國對話大會”開幕時,敘政府軍和伊朗支持的武裝已將戰線向西推進至距M5公路以東最遠不到16公里的地帶。俄空軍、敘政府軍和伊朗支持的武裝作戰意圖很清楚:M5公路是大馬士革途經哈馬首府、霍姆斯首府通往阿勒頗首府的唯一的一條戰略運輸線,之前一直被敘多支反對派所控制。而一旦敘政府軍一方控制了M5公路,打通了大馬士革至阿勒頗的運輸線,對俄、伊、敘三方而言,其政治和軍事收益對未來敘利亞局勢都是有決定意義的。也正是如此,以前基地組織敘分支“征服陣線”為主的“解放敘利亞聯盟”也聯合了在伊德利卜省的十幾支反對派武裝進行了殊死抵抗。而這,就是俄空軍“蘇-25”戰機被擊落的背景。 
  說到這兒,不得不說在美、英、法紛紛抵制“索契敘全國對話大會”后,以及美指責敘政府軍“疑似”使用化武和對黎巴嫩真主黨實施制裁舉措之時,俄空軍支持為敘政府軍和伊朗支持的武裝奪取M5公路的作戰行動,明顯有把“寶”押在伊朗一邊的跡象。此外,2月1日“以色列情報網”也報道,俄羅斯并未兌現之前的撤軍承諾,不僅保留了獨立的霍梅米姆(Khmeimim)空軍基地和塔爾圖斯(Tartus)海軍基地,而且還在敘西部、中部和東部派了6000人的空軍人員和特種部隊進駐了4個機場——沙伊特(Shayrat)、哈馬(Hama)、塔亞斯-T4(Tayyas-T4)和帕爾米拉(Palmyra)。而這些機場是俄軍與敘政府軍及伊朗支持的武裝共用的。該網站披露的信息還特別強調,這些機場一方面可作為俄軍的備用機場,同時還可為伊朗將伊拉克西部的什葉派武裝派遣至敘境內提供中轉。 
  最后我想說的是,俄“蘇-25”戰機被敘極端反對派武裝擊落和飛行員被殺一事,不僅可能會改變俄在敘戰場上的資源投入,同時也可能會加速俄向在敘戰場上投入了大量地面作戰人員的伊朗靠攏。如果接下來形勢真向這個方向發展,再加上土耳其軍隊及其支持的武裝對阿夫林敘庫爾德武裝的作戰行動,有可能迫使美國盡快在敘利亞采取行動,以遏制伊朗勢力在敘的“擴張”。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4月7日特朗普政府就以“使用化武”為由向敘政府軍的沙伊特機場發射了59枚“戰斧”巡航導彈。 




上一篇:越老越睿智 下一篇:大學為科學鴻溝搭橋至關重要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