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經|職場 歷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會|娛樂 健康|生活 家庭醫學 云上文章 原創 好貨精選

N次謀殺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8-16 18:36)

文章正文

   傍晚時分,天色漸暗。那個男人下班回家,將車在小區里停好,拎著公文包走進大樓。他走出電梯,打開房門走進居室,在鞋柜旁剛換上拖鞋,包里的手機鈴聲驟然響起來。妻子坐在客廳沙發上轉過頭來,露出一張白皙漂亮的臉龐。他從包里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心里咯噔一沉,雙眉微蹙,臉色陰沉下來。他遲疑著掛斷手機,表面裝作若無其事,心里煩躁起來。
   他知道妻子已做好晚飯等待自己。他脫下風衣掛在一旁的衣架上,手機鈴聲不勝其煩地又響起來。他心里忐忑,瞥了一眼妻子,臉上掠過緊張神情,像被什么事情糾纏住。他心里十分惱火,佯裝內急,走進衛生間,撳了通話鍵。他壓低聲音說:“喂,你怎么又給我打電話?說好我在家時不能聯系,而且,我們已經談妥分手了。”他警惕的目光緊盯著衛生間門口。
   “唔……是、是你嗎?”手機里停頓了片刻,似乎是在猶豫,傳來了女的嬌嗔而略顯不安的聲音:“噢,真的對不起!我知道你不方便,也不想給你打電話,只是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什么事情?”他語氣生硬。
   她的聲音變得吞吞吐吐起來:“我那個東西,兩個月沒有來了。”
   他有點驚訝:“我和你分手兩個月了。”
   她委屈的聲音在說:“是的。想不到那時候有了。”
   他內心一緊,意識到什么,感到蹊蹺,心緒煩亂,很不舒服。他想起她神情忸怩而又柔媚的樣子,誰知道是真是假,是哪個男人干的?他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當然,我也不是責怪你,我也有責任,那么不小心。”她嘟囔著說,“我想把這件事情處理掉,肯定不會連累到你的。只是……我手頭上拮據,家里又急需用錢,想向你暫時借十萬元。”
   他頭腦嗡的一聲炸響,眼睛里要冒出火來,不由提高了嗓音:“分手時,我不是給了你十萬元,說好的不再拖泥帶水。”他清楚自己掉進了一個溫柔的陷阱。
   “是的。我只有二十二歲,還沒有結過婚,你比我大了二十多歲。我和你有這種關系以后,把一切都給了你一個人。你確實待我不錯。我也想好聚好散。我知道你這個年齡爬到這個職位不容易。我是害怕不盡快處理,到時候更難掩人耳目,萬一讓你妻子知道,讓你在國外讀書的女兒知道,讓你單位知道,不小心上傳到網上……這樣太對不起你了。我也是在為你考慮。”她似乎無可奈何,不斷地絮絮叨叨。
   他打了個寒噤,手心滲出冷汗,恐懼霧一樣在心里彌漫開來。他知道利害關系。其實,他一直是個做事很沉穩的人,在單位才坐到這個位子。他知道辦公桌后的這把椅子,彰顯著權力,意味著一切。他不是飛揚跋扈、喜歡張揚的那種人,坐上這把椅子后,更顯得小心翼翼。妻子比他小三歲,雖然保養得很好,腹部已有贅肉,而且氣量很小,這讓他有種壓抑感。他想,如果沒有那種壓抑感,不可能在外面金屋藏嬌,和娛樂場所的人有任何牽涉。他知道錢是好東西,女人是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他在這種事情上謹小慎微,發現她并非善類,便快刀砍亂麻地分了手。他想不到她會糾纏不清,為這種事情而受到威脅。
   “當然,你感到為難的話……”
   他喉嚨干澀。他清楚,遇到這種女人是個極其致命的錯誤。無休止的敲詐,蘊藏著巨大的危險,如果處置不當,容易引起連鎖反應,給仕途蒙上陰影,甚至造成身敗名裂的后果。他腦海里閃過妻子和在國外讀書的女兒,特別是女兒的前途肯定會變得暗淡。他明白十萬元不是問題,貪婪是個無底洞,這絕不會是最后一次敲詐。他仿佛看見一個無底深淵。他思考著,鎮定下來,冷峻地說:“好吧,我給你十萬元。這是最后一次!”
   她似乎窺見他惴惴不安的模樣,誠懇地說:“那太謝謝你了。這件事情處理好,我不會再找你,給你添任何麻煩。”她給他吃了一粒定心丸。
   他說:“好吧,明天晚上七時,在那家咖啡館。”他掛斷手機,噓出一口氣,感到內衣緊貼在身上。他走出衛生間,看見妻子站在客廳沙發旁,眼睛里好像有種異樣的東西。
   天色在窗外黯然下來,光線被一點點擠掉,臥室里充斥著黑暗。這天晚上,他沒有睡好,躺在床上,感覺整個事件像飄浮著一層迷霧,眼前不斷閃現那個女的迷離臉龐,她柔軟誘人的胴體,像一條光滑蠕動的蛇,自下而上纏繞住脖子,繩索一樣越勒越緊,有種冰冷窒息的驚悚。他渾身冒出了冷汗,恐懼如影隨形襲來。他知道無休止的敲詐,她不可能善罷甘休。他眼睛里掠過了一絲殺意。他希望能一勞永逸,盡快擺脫這種麻煩,知道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讓她永遠消失,才能徹底解脫脖子上繩套。他冷靜地思考著,一個個設想在腦海里閃現、跳躍——
   夜色迷蒙。酒吧。燈影里,她那張既熟悉且陌生的臉龐顯現出來。標準的一盎司伏特加,果汁加冰塊,在調酒器里激情碰撞,發出讓人遐思的聲響。她略顯微醺,優雅地喝著酒,仍不失矯情。果汁味馥郁撲鼻,伏特加濃烈沖鼻,口感爽滑,唇齒留香。他臉上有些逆光,燈光在側面打出薄薄的陰影,顯現局部輪廓。他很有節制地抿一小口馬提尼酒,咽了下去,一股辛辣滋潤地穿過喉嚨抵達心底。他沒有心情喝酒,但需要這種氛圍。他冷峻的目光像鋒刃的利器,在將她裹在身上的衣裙紛紛劃落,卻沒有進入她體內的激情。他心里在不斷琢磨,整個籌劃很縝密,幾乎不會有疏漏。他想應該不會有事情。他在計算等待時間,一切在按計劃進行。夜漸深了,他感到時機差不多,嘴角掠過一絲笑意,對她輕聲說:“走吧!”
   她臉頰泛紅,神態變得忸怩。
   他攙扶著她走出酒吧,坐進黑色寶馬車里。車在夜色里穿行,路旁的霓虹燈逐漸變得稀疏。她隱約覺得方向不對,側過臉去,略顯疑惑地看著他。他抑制緊張與激動,露出未置可否的笑。車窗外黑黝黝的背景,在悄無聲息地掠過。她體內的酒精在起作用,顯得意猶未盡,揣測可能到野外尋求更刺激游戲?車終于在偏僻的地方停下。
   郊外顯得空曠。路旁是一片灌木,挨著灌木是條河。岑寂的夜,河岸旁異常寧靜,月光掉在河面上,閃著縹緲的光,有種神秘的誘惑。四周籠罩著死亡的氣息。他佯裝和她重歸于好,將她誘騙至偏僻郊外,側身在車里殘忍地將她掐死。她目光黯然下來。他喘息著,嗓子干澀,心驟然提到嗓子眼,像要從胸腔蹦跳出來。他慌亂地把她從車里拽下來。她仰面躺在地上,翻卷的裙裾裸露出雪白的大腿,樣子依然很煽情。風吹來有一絲涼意。他心里很害怕,涌起厭惡感覺。他叮囑自己,不要慌亂,這里很偏僻,不會有行人,不會有探頭,把車上痕跡清除干凈,不會留下任何物證。他鼓足勇氣將她拋入河里,心里的一塊石頭隨之落地。夜色闃寂。他俯視著河面,她消失了,走向死亡完美通道,自上而下,由生至死。他直起腰,喘著粗氣,擦拭額頭汗水,完成了一次處心積慮的謀殺!


上一篇:畢業晚會 下一篇:黃毛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