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經|職場 歷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會|娛樂 健康|生活 家庭醫學 云上文章 原創 好貨精選

茶的力量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8-16 18:37)

文章正文

   中國的茶,如此影響和改變著一個國家和民族,這是世界史從來沒有過的事。也正是因為茶和茶的貿易,世界格局在18世紀后發生了重要變化。
   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英國國王喬治三世派出馬戛爾尼使團到北京,希望清政府在靠近珠山一小海島,給英國商人提供商人停歇與收存貨物的地方,當然,乾隆皇帝斷然拒絕了馬戛爾尼爵士的這一請求。為此,乾隆還給英國國王寫了一封長信。在這封長信里,乾隆寫道:“向來西洋各國及爾國夷商,赴天朝貿易者,悉于澳門互市,歷久相沿,已非一日。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貨物以通有無。特因天朝所產茶葉、磁器、絲斤為西洋各國及爾國必需之物,是以加恩體恤在澳門開設洋行,俾得日用有資金,并霑余潤。”(《滿清十三朝之秘史/清譚卷四/外交談》,胡懷琛編,汪翰校,上海廣益書局)
   就筆者閱歷,“茶葉”一詞出自中國帝王之筆,這恐怕是天下第一次。
  一
   “茶”,作為中國的原產植物,歷史悠久。
   中古時期集茶及茶事之大成的書《茶經》里,陸羽(733-804)說,茶出自炎帝神農氏,后歷代相傳至唐。但追究,“茶”作為漢字不見于《說文解字》,也不見于《爾雅》,更不見于甲骨文。若按清人認定的“荼”即“茶”的話,“荼”也不見于甲骨文(《甲金篆隸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2008)。段玉裁注《說文》時講,“荼”籒文作“莽”,在《甲金篆隸大字典》里,“荼”最先出現在1942年出土的“楚帛書”(大約為戰國晚期)。雖然“茶”不是最古老的漢字,但茶作為中國最古老又原生的植物,則是可以肯定的。在佛教東傳的寺院里,因為可能的藥用、僧眾的修行所需,從南北朝開始到唐,茶及茶事已經足以讓人為它專門寫一部茶及茶事的百科全書《茶經》了。自班固《漢書》辟《食貨志》以來,從唐始,茶及茶課便一直是歷代《食貨志》的重要部分。《舊唐書·食貨志下》指出:“貞元九年正月,初稅茶。”貞元九年即公元793年。也就是說,茶及茶稅進入正史的元年是公元793年。此后,茶課即榷茶法便一直為中央政府的官稅。貞元九年設茶課定“每十稅一”,自此“每歲得錢四十萬貫”。飲茶者從寺廟里走出來,無論達官貴人,還是販夫走卒,特別是當茶可以易中原之外域的戰馬后,種茶、制茶、販茶、課茶稅便從民間逐步納入和強行納入到官方,到宋,已禁止私茶。在唐一季,茶課為鹽鐵使代管,在宋一季便有專門管理茶課的機構。《宋史·食貨志》載:蜀茶“舊無榷禁,熙寧間,置提舉司,收歲課三十萬,至元豐中,增至百萬”。《東京夢華錄》記在外諸司專設“都茶場”。從《宋史》起,《食貨志》里便專辟“茶法”,與鹽法、酒法等共舉。由于“茶之為利甚博”且“利嘗至數倍”,嘉祐二年(1057)歲入一百二十八萬,政和元年(1111)茶產一千二百八十一萬五千六百余斤,收息一千萬緡。到了明,茶事除了課稅即“諸產茶地設茶課司”之外,《明史·食貨志》還把種茶的戶數、茶樹植株數等,都列進《食貨志》里,可見茶在明一季何等的重要。洪武年間(14世紀后期),茶作為易馬的重要貨物和稅科,茶業發展很快,漢中一地產茶三百萬余斤(可易馬三萬匹)、四川產茶一百萬余斤。茶課為牙茶三錢、葉茶二錢,隆慶三年(1569),僅四川一地邊茶稅銀就高達四千余兩。
   當然,茶業的發展和茶稅的征收并非一帆風順。嘉靖后期,由于陜西歲饑,茶戶無所資。嘉靖末年(1566)御使潘一潘奏“增中商茶,頗壅滯,宜裁減十四五”。
  二
   就在明王朝單方面依賴茶稅來支撐易馬興市和邊關餉銀時,再加上如陜西的歲饑,茶葉發展面臨困境與茶農的困頓(《明史·食貨志·茶法》記:嘉靖三十六年即1557年,“邊餉告急,國用大絀”)。但是,因世界格局變化、地理大發現時代的來臨,茶葉,本是中國的一種重要的經濟財政來源,嘩變成了中西貿易的主角,嘩變成了世界級的產品。
   就在1557年兩年后即1559年,歐洲人(也許通過葡萄牙取得了居住權的澳門,或其他地方)首先提到了茶——中國的茶!從此,茶成了“第一個具有世界影響的真正的全球產品”(《綠色黃金》)!在此之前,茶葉已在公元8世紀(另一說為6世紀)以佛教的方式東渡日本伽藍,但那時的茶在日本還不是后來的茶于日本文化的重要構件,而只是作為藥用的引進。聞名于世,后來又返回中國,影響中國的“日本茶道”,要等到宋代(12世紀后期)的“茶斗”傳入日本之后的15世紀才定型。茶到歐洲一個世紀之后,才姍姍登陸英倫三島。誰會預料道,這一登陸,不僅改變了英國人的生活方式,而且改變了世界。
   1662年,葡萄牙公主凱薩琳嫁給了英國國王查理二世。凱薩琳嫁妝的清單里,除了摩洛哥的軍事重鎮丹吉爾、印度大陸的明珠孟買外,還有價值80萬英鎊的財寶。這些財寶里就有中國的茶葉與中國的茶具。隨后,1689年,第一船中國茶運抵英國。開始是貴族,很快便在新興的資產階層,以及工人、貧民中,茶葉成了英國人的日常必需品。2003年,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牛津經濟史百科全書》(英文)有關茶的數字記錄是這樣的:茶葉作為貿易大宗貨物,1610年抵達阿姆斯特丹,1657年被英格蘭公眾所知道。從此,茶于英國與中國之間建立起了重要的關系。茶的消費高速增長:1678年4713磅、1725年370323磅、1775年5648000磅、1801年23730150磅。可以說在第一波全球化即地理大發現時代(15世紀中后期至18世紀),這個星球上,沒有任何一件商品,像中國茶如雷霆般席卷英國,也沒有任何一件商品有中國茶這般高利高稅。到了18世紀后期至19世紀初期,英國的稅收每10鎊中,就有1鎊來自茶葉的進口與銷售。1711-1810年,英國政府從茶業貿易中獲得的稅收,高達7700萬英鎊。19世紀中后期,英國每天要喝掉1.65億杯的茶,也就是說,英人每人每天至少要喝3杯茶,英國人每天攝入到體內的液體有40%來自茶水。在英國,茶打敗了所有飲料,包括先前的酒精飲料和后來風靡歐洲大陸的咖啡。由于飲茶,英國人的生活發生了幾乎可以說得上天翻地覆的變化。《綠色黃金》轉引英國著名小說家、記者和社會評論家喬治·奧威爾的文章:“一般來說,他們(英國人)連略微品嘗一點外國菜也不愿意……但如果沒有茶和布丁,日子簡直沒法過。”1938年,英國的《每日電訊報》的評論文章講:“(英國人)一星期不喝茶,世界就會亂成一片。”據說,有一支英國民謠對于茶是這樣頌揚的:“當時鐘敲響四下,世上一切瞬間為茶而停了。”這就是直到今天還保留的英式“下午茶”。


上一篇:流沙 下一篇:曹操的心機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