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經|職場 歷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會|娛樂 健康|生活 家庭醫學 云上文章 原創 好貨精選

在法國工作令人羨慕?1/4打工族遭遇心理創傷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3-26 18:43)

文章正文

圖為“工作與苦難”機構的官網首頁

  在刻板印象中,在法國工作是令人艷羨的:35小時的法定上班時間,五周的帶薪假期,甚至還有工會組織的不定期罷工。但真正處于職場中的人就會知道,事實并非如神話般美好。
  事實上,法國上班族也會面臨相當的壓力,甚至為此產生心理疾病。根據法國社會保健局的數據,在2016年,法國至少有上萬名職場人士因工作出現心理創傷,如創傷后應激障礙等。

上班上出身心疾病


  英國《金融時報》在一篇描述白領階層的文章中指出,長時間工作和身心健康問題有著正相關性。
  根據醫學期刊《柳葉刀》2015年發布的研究顯示,與每周工作35-40小時的人士相比,每周工作超過55個小時的人士患中風和冠心病的風險更高。
  此外,工作壓力大、時間長等常見因素會導致心理上的抑郁與焦慮,而這些癥狀會導致睡眠障礙以及更嚴重的問題。法國獨立機構Stimulus的調查顯示,在2017年,有1/4的法國職員表示有程度不同的焦慮感,其中一些人甚至發展成了焦慮癥。
  近年來,因遭遇這種“工傷”而去專業機構做咨詢的人群不斷擴大。法國跨職業健康協會(ASTI)在2018年接待了1600名此類患者,2017年這一數據僅為1400人。協會負責人克里斯多夫·馬努德對記者抱怨說訓練有素的治療醫生“不夠用”。

罪魁禍首:加班、欺凌、性騷擾


  需要說明的是,多數人對法國每周35小時工作制的理解有誤。根據法國經濟學家讓·馬里·普羅布斯特的解釋,35小時“只是一個標準,超過這個工作時限以后就算作加班或可以申請補休”。也就是說,在法國,加班本身并不是“非法的”。
  如果說藍領階級的工作可以精確到小時,那么對于白領而言,完成了手頭上的任務才能算真正的下班,因此,加班就變成了一種常態。
  以律師為例,根據法國全國律師協會(CNB)的數據顯示,2008年法國44%的律師稱其每周工作55小時以上。
  精神病學家和精神分析學家克里斯多夫·德如赫稱,自己原來的患者大多數是那些工作條件嚴苛的底層員工,而如今的患者中不乏企業高管、醫生、甚至是部長級的人物。
  以一位在奢侈品行業的市場總監為例,她在遭遇上司的性騷擾時因反抗而遭到報復,一時間流言四起,她遭到了同事的欺凌和排擠,最后不得不請一年半的病假來躲避這一切。
  德如赫還介紹說,這類心理紊亂的現象越來越能在年輕人身上看到。對于年輕人來說,他們很難有足夠的經驗去應對這種職場上的壓力、倦怠、騷擾甚至是暴力。
  德如赫從2017年9月開始定期在巴黎的咖啡店里辦見面會,這些見面會由專業咨詢機構“工作與苦難”聯合舉辦,邀請醫生、心理學家或者律師,和大眾科普相關知識。據德如赫介紹,由于咨詢的人數太多,現在注冊見面會的人數“近乎飽和”。

心理輔導機構的衰落


  面對職場人常見的心理問題,法國本應有眾多的機構和專業的心理學家、精神學家來指引他們。
  以上文提到的“工作與苦難”機構為例,該機構是由瑪麗·博澤于1997年創立,在2000年初,這家機構吸納了約12名志同道合的心理學家。2008年,她與德如赫一起創建了職業精神病理學專業證書,持有此證書者有機會加入該協會,在機構分點幫助患者。
  據介紹,對患者第一次的咨詢可達三到五個小時。“我們對話的重點是他們工作的現狀。我們會要求這些員工描述他們的工作,表達他們對工作的想法,看看是什么讓他們感到快樂,又是什么讓他們痛苦。”“要想讓職場人士重新站起來,就得先了解他們為什么會倒下,了解造成現狀的機制是什么。”
  但不盡人意的是,隨著2018年創始人德如赫的退休,該機構也面臨衰退的風險。首先是被另一家機構剝奪了頒發證書的職權,其次是越來越難以招收到足夠數量的心理醫生。瑪麗·博耶稱,心理醫生被眾多職業健康服務機構(SST)吸納,但這些機構不再組織心理輔導咨詢。“這些機構被雇主們控制,而雇主可不需要治療‘斷手斷腳’的職員。”

法律是否能保護他們?


  近幾年來,法國在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方面已經做出了相當的成績。
  如對勞動合同的期限、訂立以及解除等各個方面,都有越來越詳細的規定,為明確勞資雙方權利和義務奠定了基礎,尤其對于解除勞動合同的條件和程序都有系統性的細化規定,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雇主濫用權力、任意解雇員工的情況發生。
  以加班為例,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對中國白領加班現狀的調查,超過40%的受訪者表示在國內每周工作時間會超過50小時。雖然法律要求加班工資須為平常工資的1.5倍,但他們表示自己通常不會獲得這樣的報酬,因為這些工作是“自愿”的,律師也稱一旦這種加班被視為“自愿”而非“強制”,就沒有任何機制可以保護他們。而在法國,不僅會在前期的合約中明確規定加班各項事宜(如加班小時數、薪酬等),而且在出現糾紛后,還有諸如工會、法國勞動監察局等對職員提供保護。
  再比如,法國還在2017年元旦與時俱進地推出“下班離線法”,有人將其戲稱為“下班不回復老板”法。
  據伊弗普(IFOP)民調所,77%的高級職員承認需要在周末查閱工作郵件和回復手機短信。永無止境的郵件、短信為員工帶來成倍的工作壓力,甚至成為破壞家庭幸福生活的“元兇”。而根據該法,員工在下班后,可以不必回復工作郵件和工作短信,雇主也不能以下班時間聯系不到員工為由對其進行處罰。盡管這一法律的效力遭到質疑,但在電子設備的普及模糊了工作與私人時間的界限的年代,這樣的保護仍然難能可貴。
  但法律只能保障底線,卻無法全面阻止關注利潤的雇主或者糟糕的工作環境對員工的傷害。
  正如CFE-CGC工會全國秘書長、職業醫師馬蒂尼·凱耶在接受法國《世界報》采訪時所言:“我遇到過那些發奮工作的職員,他們保證自己會‘開心’地工作。但是一旦面臨危機或者感到失望時,他們就會崩潰、倦怠、投降。他們(除了工作之外)根本沒有時間‘完善自己’。”(摘自歐時大參)(編輯/紫蘇)


上一篇:德國年輕人對自己國家感到悲觀的原因 下一篇:帕米爾公路:橫穿中亞的狂野之路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